屠志成:培训机构的春天

编辑日期:2018-9-6 作者/来源:石常春 阅读:
【字体:

某校几个班的班主任组织学生返校,由班主任检查暑假作业完成情况,不承想,立马收到多条匿名信息,信息中对班主任让学生到学校表示了极大的愤怒,甚至还有谩骂、威胁,有的虽然假冒了学生家长名义,但其真实身份傻子都能想出来。


从班主任的角度来讲,让学生到学校来,亲自给检查作业,这既是义务劳动,也是对学生负责的表现。从家长的角度来讲,班主任给孩子检查作业,督促他们学习,这是一件美事,除非是有人脑子进了水,不然不会去威胁、举报。这种地毯轰炸式的匿名短信,显然是有组织、有计划的行为,更不可能是学生家长所为,讲白了,有人怕班主任动了他们自以为本该属于他们的蛋糕。


今年暑假的禁补令,比任何时候措词都要严厉,措施都要到位,所以,公办学校的教师基本上都偃旗息鼓,噤若寒蝉。但禁补,并没有禁锢住培训机构的手脚,因为你有政策,我有对策,换个名目,玩个花样,就可以蒙混过关。


当公办学校的教师不能组织、参与补课后,家长和学生的补习需求却没有消退,反倒是因为资源稀缺,更加激起了他们的愿望。补课这块蛋糕相比以前要大得多,经过培训机构的铺天盖地的宣传,随着家长的焦虑更加强烈,蛋糕又持续发酵,变得越来越值钱。越是如此,培训机构越觉得这是自己的囊中物,岂容他人觊觎、触碰?


其实,补课的混乱、无序,不仅仅限于学校、公办教师,培训机构也是一样。比如,这些机构通常租用的都是门面房、民房,环境嘈杂,没有标准、规范的教室,设施、设备和正规的学校也不能比;他们没有稳定的专业教师,人员七拼八凑,所谓的名师多是从公办学校聘用的,有时为了宣传还打出“全是X中名师”的旗号作噱头;收费还奇高,名目繁多……


从上面还可以看出来一点,就是在专项整治之前,培训机构和公办教师在某些条件下是利益共同体,我利用你的名声、才干拉生源,你利用我的场地赚外快。但在上级部门禁止公办教师组织、参与一切形式的补课之后,他们之间就变得水火不容了。只是,公办教师是弱势群体,不让补课就只能不补课,大不了假期里去搬砖,而培训机构则顺势而生,更加生意兴旺,甚至舍我其谁,因为除了同行,他已经没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他也不能容忍昔日的对手和伙伴东山再起。所以,你敢让学生到校,我就敢骂你,举报你!


在我看来,从这个暑假开始,培训机构的春天便已经来临。


从积极的意义上讲,培训机构如果真能积极作为,弥补学校教育之不足,主管部门为培训机构正名、对培训机构进行行为规范,也是一件好事。但如果培训机构贪图眼前的小利,不去改善环境条件,不去培养过硬的师资,不去开发规范自己的课程,而是锱铢计较、睚眦必报,可能到头来,不是被同行挤兑死,就是被主管部门拍死。也就是说,原先在秋天、冬天还可以苟延残喘的,说不定会死在这个万物生长的春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