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莘莘学子 > 文体沙龙

刘家宝:春日槐香

编辑日期:2018-5-7 作者/来源:石常春 阅读:
【字体:

 记事时,自家小院的一角就挺拔着一株粗壮的槐树,遒劲的枝干伸向苍穹,生长的足迹在树皮上踩满了纵横的沟壑。很小时,我就偏爱春风中的这棵槐树,爱槐花那特有的清香,爱槐树为农家增添的蓬勃朝气。

 每年春季,当轻柔的风把槐树从沉睡中唤醒,如丝的细雨为槐树注入拔节的活力,槐树便精神抖擞地吮吸着春的气息,打呵欠般地舒枝展叶。在那姹紫嫣红的春天中,槐树舒展出一羽羽嫩黄的小叶,舒展出一串串铃铛般淡白色的槐花,为摇曳多姿的春天奉献出一道别样的风景。槐花那淡淡的香气也整日整夜弥漫在小院中,溢满了农家的角角落落。我爱春风中的槐树,爱它枝头汪出的耀眼绿意和槐花的灿烂;爱它把春天的丽日筛子般筛落,斑驳出一地闪闪的金币;爱它为小院营造出的满眼可望的绿荫和伸手可感的清凉。小时的我,也总爱用一根长长的竹竿绑上钩子,摘取那串串璀璨的花叶,也摘取一个个清纯的童趣。

 然而,当我后来远离农家小院的槐树,带着对它永不褪色的思念在外上学时,这棵槐树却在康居工程的浪潮中,和我家老屋一起訇然倒地,走完了它的风雨历程。这时,它又因木质优异而一度成为木匠们的相思物,但最终还是被父母作为农家希冀和爱心的寄托物保留了下来。

 如今,又见春风,又到了槐香四溢的季节,而这棵槐树却早已被父母打制成书桌摆进了我的居室,这也使我对槐树的感情有了一个永恒的着落。我用桐油将桌子油好,但不忍用油漆覆盖它淡黄的本色和清晰的纹络。每天,和我洗脸一样,我把桌子擦拭得干干净净,趴在上面嗅着淡淡的木质的香味读书、备课,咀嚼着对槐树的绵长的情感。

 槐树,你正以这种特殊的方式陪伴着我,与我一同走过一个个春夏秋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