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玉菲:一期校刊的诞生

编辑日期:2018-4-2 作者/来源:石常春 阅读:
【字体:

一期校刊的诞生

三月的时光匆匆过半,MR.L翻阅行事历,新的一期校刊要加紧了,否则赶不上四月初出来啦!

编辑老师的脑子“嗡”了一声,断了信号。接下来他说了啥,完全没接收到。

一学期两期的校刊,成了编辑老师的“难事”。是的,一本薄薄的刊物,在外人看来轻飘飘,无足轻重;而对于我们,则是沉甸甸,因为那里不止是文字,是图片,更是滴滴的心血。

今天,编辑老师就来说说一期校刊的诞生,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。

首先,团委里的老师向全校发校刊征稿启事。接到启事的各班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做出反应:向学生宣传,组织学生写作,绘画,有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心细些,将平时积攒的学生作品拿出来,挑选,修改,以班级为单位上交团委里负责收稿的老师。稿件截稿后,收稿老师将所有稿件收集码好——班级多,来稿亦多,通常一月有四五百篇,几个月下来,自己算吧。

接着,就进入审稿阶段。我们审稿的老师一共有两位,分工进行初选:剔除那些书写不工整的(实在认不得字),用纸不规范的(小纸条),内容不合要求的,选材陈旧的……初选后,再将所有稿件汇总到一个老师那里,进行再审,再审的时候,看的比较仔细,对于有小毛病的稿子,再审老师要想着怎么修改,要用在哪个栏目好。再审时,有的稿子可谓是剔除了又看,看了又剔除,如是再三,放下定决心,是留是弃。别怪老师墨迹,实在是有的稿子选材非常棒,可是语言不通顺,弃之可惜,选之劳累——后期老师还得改呀!工程量浩大!

当再选的稿子出来后,就进入回稿打印阶段了。编辑老师将选出的稿子以年级、班级为单位码好,通知班主任来拿——要班主任辛苦跑腿,有的班主任不能及时来拿,那就送到班主任的手里,交代好电子稿回来的时间,接着就是一番等待。

电子稿是谁打出来的呢?有的是班主任老师挑灯夜战而来,有的是家长打着哈欠击敲而来,有的是学生自己在百忙的学业中挤出时间码而来——没有电脑的家庭,只能用qq、微信进行最原始的一字一字码,一段一段发,所以编辑老师常常会收到一堆对话框里的文字,复制,粘贴,累煞人也!

几日后,陆陆续续的电子稿来了,编辑老师开始最忙碌最辛苦的时候了——审电子稿。这个阶段的审稿是最不能掉以轻心的。常做的工作有以下几件:

  1. 打假。

网络发达,各种杂志刊物也有很多,不可能所有的抄袭都能躲过初审老师的“法眼”,而且初审时老师都是以最善良的心来看待投稿的小朋友们的。我们以为,每篇稿子都是期待,都是心血,所以我们认真对待,不带一点恶意去揣测,哪怕遇到有违常理的稿子,我们也会选出。可是,进行到审电子稿的环节,请原谅编辑老师是带着审视、审查的眼睛来看稿的,对于一些有违常理的“好稿子”,编辑老师会用自己的办法来打假。

因为抄袭的对象是学生,所以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,一般是弃之不用,心里默念声“可恶”就过去了,实在气不过,就将截图发给班主任,让班主任小惩大诫——不知帮打电子稿的班主任看到截图,内心是何等的崩溃!

编辑老师也是无数次地下定决心:下一次,一定要通报批评这些抄袭的娃娃!可是等到“下一次”,又动了恻隐之心,于是一边暗骂一边下定决定:下一次,一定要通报批评……

呜呼,心太软,总是心太软,为了熊孩子们,委屈着自己……

  1. 修改。

修改错别字,理通句段,这是编辑老师做的最基本的工作。天下所有编辑都一样,这个编辑老师就不说啦。只希望所有投稿的小朋友们,都能认真对待,你的认真,可是帮了老师很大很大的忙。

  1. 寻找。

总有马虎的同学忘了写自己的基本信息,有写了班级忘写名字的,有写了名字忘写班级的——截图发到班主任群喊:哪班的娃(有名无班)?某班的哪个娃(有班无名)?还有班级和名字都没写的,编辑老师也没办法了,只好忍痛弃用!——再次心疼打稿的某爸某妈某班主任某自己。

经过几昼夜的奋战,电子稿的初稿终于完成啦!这时候,你会发现编辑老师眼花了——你跟她打招呼她看不清你;脖子拧了——经常拿着手捶打颈椎肩周;脑子也不好使了——说话讲课经常颠三倒四,熬夜呀!


然而,事情并没有完,初审后进入分类阶段。按照题材、内容将稿件分到不同栏目里,在分类的时候顺便进行二审。

分好了栏目,约好了卷首语,定好了封面图片,接下来发给校外的编辑老师,进行最后的排版。

几日后,排好的电子期稿发来了。编辑老师要进行最后的核对:把看的想吐的稿子再看一遍,这是样刊一审——修改一些之前没注意的错误。为了防止出刊有缺陷,我们会再找一位老师进行样稿二审。样稿二审后,再送到学校,我们可敬的副校长MR.W会再仔仔细细地看一遍。

最后,忐忑不安的编辑老师会再看一遍。

走完所有的程序,编辑老师已经累瘫了——再也不想看这一期的稿子了。将样稿送给顶头上司MR.L手里,MR.L再送给外面印刷厂进行印制。

经过几日的印制,快递员会将新的期刊送到学校,送到每一个班级——新的校刊终于出现在同学们的手里啦!——编辑老师也会在团委的办公室看到新的期刊,可是她再也不想翻阅了!

薄薄的一本,也许你觉得没有什么,可是我们知道,那里凝聚着心血——创作学生的心血,打稿班主任家长的心血,编辑老师的心血,学校领导的心血……你说你能不珍惜她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