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莘莘学子 > 文体沙龙

王金茂:临淮岗春日

编辑日期:2017-5-8 作者/来源:石常春 阅读:
【字体:

春天像红花继木球一样艳丽。

清明节到临淮岗踏青,着实为临淮岗醉人的春景陶醉了。

刚到“天下第一闸”的大横牌,远远看到西湖泄洪渠旁边蓊蓊郁郁的樟树林,堆墨吐绿,树梢新嫩柔叶,带着新鲜的浅绛,探头探脑地张望着游人,立刻将心头灌满了快乐。

临淮岗就是一座花园。

车刚在路西停车场停下,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陶醉了:不远处的草地上,盛开着大花樱花,几十米的一带,粉色花朵,粉中泛白,白中含粉,挤挤挨挨,云蒸霞蔚,遮挡了远处的河水和堤坝,粘住了你的眼睛。更有趣的,是花下一对正在拍照母女,小小的女儿,一套鲜艳红衣,分外夺目;母亲呢,浅绿的风衣,风姿绰约,自觉美景如画,人在画中,画由人成,真好意境……

临淮岗,停车场停满了车,处处是踏青的人。

在“治淮丰碑”碑旁,一位老先生牵着老伴,读着“治淮丰碑”文,沧桑干瘦的脸,刻满了岁月的风霜印痕,枯干的手,指点着文字,一字一顿的给老伴读着。看得出,他的文化程度并不高,但他认真虔诚,老伴很认真的听。我很为这对老夫妻感动:岁月的冲刷,打磨出生活的和谐宁静,两位老人,就是一条波澜不惊的河流,蕴含了多少故事,并没人知道,而幸福只在两只紧握着的手上,这真是一副动人的美景!

长剑一样的灰黑的“治淮丰碑”,是一块劳动者的纪念碑,她记录着淮河人战天斗地,改造自然,追求幸福的成就,也谱写着劳动者用粗糙的双手,战胜水害,保护家园的颂歌;她属于一切劳动者,也该以属于这两位老人!

一会儿,一个快乐的小男孩,拉着他的妈妈,从不远的花丛中过来,喊着爷爷奶奶,拽着他们照相,于是,这一家人在这里定格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。

天上,飞起了一群风筝,不是一只两只,而是一群。风筝翩翩,有振动翅膀的雄鹰,有伴着叫声飞舞的燕子,有游动的鲤鱼;它们有的在高空中盘旋,有的在树林尖上飞动……争奇斗艳,让这座花园生机勃勃;每一只风筝长线下,都系着一家快乐的大人小孩,大片的草坪,凝聚着欢声,飞扬着笑语,记录着一个热闹的春日景象。

站在高高的穿过临淮岗的拦河大坝上,高大的治淮工程——四十九孔泄蓄洪闸成了我的背景。大闸像一条巨龙,连接起了河中滩地和北引水坝,威风凛凛,气势恢宏。

小时候就知道淮河上的四十九孔闸,知道它的传奇。它建成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,为了控制十年九害的淮河,毛主席发出了“一定要将淮河治好”的号召。据说我们国家当时没有掌握建造大闸的技术,请来苏联的技术员帮助建设。在这个闭塞的地方,来了外国人,很多人步行几十里路赶去看稀奇;这样就连同这座大闸,成了神奇的地方。我从第一次听大人们说起,临淮岗也就成了我向往的地方。十几岁的时候有机会去看闸,就第一时间跑过去拜访它,立刻就为这宏伟的工程震惊了。四十九座相连的闸门,像一张张被堵上的吃人的巨兽的大嘴,宽阔的大坝抵挡獠牙。我好奇地来到坝下防冲槽仰望大坝,它有一种威压之力,直逼几十米外的人,让你心惊肉颤——如果同时打开四十九座大闸同时泄洪,那会是怎样排山倒海、泰山压顶的气势,你可以想象:咆哮的河水,翻滚的巨浪,呼啸的而来的水草树木,一场可怕的灾难!

如今我站在高高的拦河大坝上,看着欢笑的人群,不禁由衷的感叹:人们用智慧改造世界,用双手征服自然,同汗水润泽生活,生活啊,原来就是这春天般温暖美好!

坝东,是花、树、草地组成的图案。

“ 治淮丰碑”围绕在花丛中,红的、粉的红花继木错杂在一起,热烈中透着冷静,靠近丰碑还有两处相伴的红花继木球堆积的花丛,一样花团锦簇,生机勃勃;丰碑的东方有一架紫藤,一嘟噜一嘟噜紫色的花朵,半开着,让人联想着明天盛开时的热闹,给人再来游的期待……再往远处,穿过天空的风筝,是樟树林,一带狭长的墨绿,一直延续到河边的柳林。忽然想起黄泥岗上打家劫舍的梁山泊的好汉来,在这临淮岗的树林,确实要有些野性的,也需要一些野性,才能配得上这淮河上的水利工程吧,不然何以能陪伴这狂暴的河流呢?

两处红花继木尽情地开放着、热烈地喧腾着,好像大喊着,春天就在这里。来游玩的人总要到她们面前拍照。我也不能免俗,忙走近花团,打开镜头留下了火红的春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