屠志成:对师生冲突的另一种解读

编辑日期:2016-5-11 作者/来源:石常春 阅读:
【字体:

这段时间,蒙城初中生群殴老师的视频又触动了教师和媒体敏感的神经。媒体需要新闻和看点,不然就无法生存,所以媒体关注的东西,可能与公平、正义无关。教师需要尊严,一旦有侵犯教师尊严的事发生,都必然会有许多教师出来口诛笔伐。这些都很正常。


不过,对于教师们义正辞严的激烈反应,我倒有些不同的看法。


首先,教师们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常常会拿师道尊重、尊师重教作为依据,由此引申出世风日下、人心不古的结论。我则认为,教师虽有所谓的尊严,但实际上很脆弱,只剩那么一点点了,所以容不得别人侵犯,用俗话中的“秃子护头,瞎子护眼”来比方是比较恰当的。秃子护头是因为还有那个秃头,瞎子护眼是因为还有那个瞎眼,如果是头发浓密者、眼睛明亮者,是不需要去护它们的;教师们去维护自己或者这个群体的尊重,是因为他们还有那么一点点可惜的尊严。不信你看,大家只是喊得凶,并不会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,过一段时间一切都会烟消云散,该干啥的都照样干啥去了。


其次,殴师事件的屡屡发生,也在证明着一个事实,就是教师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一个虽然重要却很普通的职业,教师职业的神圣光环已经逐渐消失。社会对各行各业都有要求,而且要求越来越高,这些要求都要内化为人们的职业道德,教师要有职业道德,其他行业也是如此。相比较而言,教师的不良职业道德对他的服务者的影响可能是隐性的,而其他行业人员的不良职业道德对他人的影响可能是显性的,有时可能会直接出人命。所以我并不觉得社会对教师的职业道德的要求真的有多高,你看看现在的教师资格证是多么好考就知道了。所以教师不管是从自身还是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自己,都不必把自己看得太高、太神圣了。换一种视角和心情看待自己,可能你会过得轻松、惬意些。试想一下,城管这个职业对现在这个社会重要不重要?非常重要。但是,重要的职业就能打人吗?不能。所以我们看到城管打人就很气愤,而看到城管被打就很解气。如果推及到教师,教师可以打人吗?应该是也不可以。因为我们是教师,所以我们看到教师打人并不觉得有何不妥,而一看到教师被打觉得天要塌了,这种反应本来是不是本来就很不妥?我想,社会对于教师打人和教师被打的反应和我们可能会有所不同。


第三,教师打人和教师被打的事,有时只是个案,但我们总喜欢把它们类型化,抽去具体的人和事、因和果,只看教师这一类人和学生这一类人的抽象关系如何,这是很典型的以点代面、以偏概全的思维方式。就拿蒙城的教师被打的事来说,这件事是否可以避免?很明显这是可以避免的,只要换个时间、换个地点、换个人,这样的事都有可能不会发生。所以,这件事只是个个例,没有必要上纲上线。再看看那位马老师,学生不交试卷,硬要跟他僵持,后面居然还掐人家脖子,你以为你有神圣的职责,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啊?只要你马虎一点,只要你忍一忍,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,你的尊严也就不会受损。退一万步讲,如果真要从这个个案中看到普遍的问题的话,那也是与任何个体无关的事情。表面上看,学生对老师的忍耐超出了极限,因而爆发了师生间的战争,从本质上讲,学生针对的不是老师,而是这种教育制度,表面上的师生冲突实质上是学生和教育制度之间的冲突,教师不过成了这个制度的替罪羊,所谓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,学生如果能忍的话,绝对是不愿意和老师发生冲突的,因为和老师相比,大部分时候学生还是弱势群体。作教师的都可以想一想,是学生打老师的时候多,还是老师打学生的时候多。显然,80%的老师都打过学生,而打老师的学生不会超过1%。


综上所述,当老师的除了要保持平和的心态外,尽到自己该尽的职责就可以了,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“教育事业”与学生为仇作对,因为那对谁都没有益处。